买不到全职原著不改名

「自始至终都想做一个温柔的人」

这里苏子由,幸会
主更全职凹凸阴阳师 是个孩厨
平时画点画码点字
还请多指教_(: 」∠)_

Q:2695318844

伞哥生贺

Link m: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本文的梗来自华胥引,原作者 唐七公子
为第三人称视角 主修伞 微喻黄 不喜勿入 勿喷
“确定了吗,不会后悔吗?”
“嗯,绝不后悔。”
……
2015.春天
“老叶老叶,你说我们蓝雨的做饭阿姨是不是和我有仇啊。天天有白斩鸡也就算了,为什么秋葵这种罪恶的东西也有啊!你说她是不是嫉妒我长得比她帅啊。哎,老叶你说是不是啊……”
我听到这如同机关枪一样蹦出来的话,头又疼了起来。思绪却随着这聒噪的声音回到了一个月前。
……
一个月前,自己接受了一个男人的委托。在知道那个男人的姓名后,诧异地想:他为什么会找我?纵然是我这种整天抱着一把琴到处给人编织梦境的人,却也在身边痴迷一种叫“荣耀”网游的朋友口中无数次听到过“叶修”“兴欣”“君莫笑”“苏沐秋”“千机伞”等词语,可是……我心里思考着,我眼前这个叶修,明明只有三十来岁,却依然苍老得不成样子,颓废至极,和朋友口中和视频中那个潇洒、从容的战神反差极大。
他看出我眼中的探究和诧异,却也只是笑了笑,说道:“我找你来,是想让你帮我编织一个美梦。”我点点头,表示知道。毕竟没有一个人会闲的肺疼找一个用琴取人性命的琴师欣赏音乐的。“你可知这美梦的代价是什么?”我问他。“嗯,当然知道。用生命作为交换而已。十年了,我再不去,他会生气的,我怎么忍心呢?”他喃喃道,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留给他一片安静。在他抬头问我“要听听我们的故事吗”时,才点了下头。
……
语罢,我不禁感叹,在外人看来战神一般的叶修,也有着这般模样。我用刀划破手指,将血滴入水中。一抹殷红在清水中迅速浸染。直至一杯清水变成谈红色,我随手拿了创可贴,包扎好伤口。与此同时,叶修毫不犹豫地将一杯水喝完。
为那么多人谱过华胥引后,我仍不舍又一条生命将断送在我的琴声中,便问了一句:“确定了吗,不后悔吗?”
“嗯,从来不后悔。”
听到他的答案,我也就没有询问,毕竟他已经下定决心,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华胥调起,随着琴声的进行,我看到
见叶修笑了,也看见他哭了,他笑得无比开心,带着种释然,又哭得像个孩子……
“滚你丫的,找你家文州去。”随着一个声音,我的思绪就此止住,却总觉得忘了什么。想必也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也就不再去想。看着无烟区的叶修,实在和现实中沧桑的人无法联系起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黄少天还是,时不时地裹得像个粽子一样来和叶修斗嘴 ,聊到关于他们家喻队手残的话题,便炸了毛的要和叶修决斗。这所网吧的老板娘也每天和叶修关于吸烟这一关乎人类发展的重大问题进行厮杀。当然,最后总是一个叫苏沐秋的男人出面来解决。
哦,对了,忘了说了,苏沐秋,这次委托人让我圆梦的那个人。照叶修所说,苏沐秋应该就在15年夏天的时候车祸身亡,算算日子没几天了。我又往苏沐秋身上看了几眼,想到:这么一个温柔的人就,能和克制住叶修,想必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伞哥,有人找你!”苏沐秋听到后朝那边笑了笑,“好的,马上来。”边说边拍了拍趁机抱紧自己吃豆腐的某人,某人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手。
这几天我一直,现实中苏沐秋发生车祸身亡的日子快到了,所以他出门时,我便绝对跟着他。导致网吧中出现说新来的网管暗恋伞哥的流言。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呀。我总不能说我是为了不让伞哥被车撞,而天天跟着吧,不多做解释。
这天,苏沐秋出门后,一直和叶修打电话,我想起今天就是苏沐秋在现实中身亡的日子。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的,不让他单独过马路。总算平安无事的度过了这一天。
之后的事情我了兴趣,他们家的故事还在继续,却没有我的参与了。思绪退出梦境。恍惚间想起了自己没有记起的叶修的那句话:“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2012年,叶修,苏沐秋相遇。
2015年,叶修,苏沐秋相约嘉世。
同年,苏沐秋不幸身亡。叶修出道。
2023年,叶修被逼退役,隐于兴欣网吧。
第十赛季,叶修37胜,给苏沐秋留下了一个打破自己纪录的机会,却无人能够实现。
2024,叶修复出,叶修成为兴欣队长。
2025年,叶修退役,苏沐橙为新队长,
叶修无所牵挂。
同年,叶修死亡。


苏沐秋,
一个对于荣耀有极大天赋的人,
一个从容自信的人,
一个前途无量的人,
却不幸身亡,
如果他真的加入职业圈的话,
将会取得怎样的成就?


斗神的光荣已经刻成永恒
真正的枪神却被这时间尘封


——————end——————
伞哥生日快乐

小函: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cp伞修   ooc ooc ooc
教官设定 就是接些学生来军训基地的教官而已啦x
是糖是刀自己看【意味深长的笑容】


————————————————————
《许愿》


2015


叶修听苏沐秋说又来了一帮初三的孩子,于是一大早就见苏沐秋利索地穿上迷彩服,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张纸默念起来。


叶修仍瘫在床上,一只手拖着下巴眯眼看着那人的侧脸。


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那少年逆着光坐在叶修面前,空气中细微的灰尘叶修此刻仿佛都能看得到,清澈的蓝色双眸倘若闪着光,嘴角带着一缕浅浅的笑,默念着中午欢迎仪式的演讲稿。


真是看惯了他的温柔。叶修如是想,便开口,“别在那装正经,别以为哥不知道你那演讲稿都要念烂了,你不也就只会改改学校名字什么的吗。”


少年的视线转向叶修,脸上的笑似乎也变了味,带了些许怨恨的味道。苏沐秋启齿,“那么请问是哪位不要脸的教官把这种破事往我身上扔的?”


叶修撇撇嘴,啧,领队大大真小气。


—————————————————————
军训的内容也不过站军姿向左向右转正步走,第一天也就在学生们的唉声叹气中度过了。


夜幕降临,山中新鲜的空气让刚从喧闹的食堂里出来的学生们感到舒心不少,山间的半个太阳也在学生们的统一集合后消失不见。


学校组织学生们在广场上看电影,由于设备并不算高级,也就前排的学生能看清听清电影的内容,后排的无奈之下只能组团聊天了,于是场面渐渐混乱。


叶修则好似完全处于状况之外,坐在台阶上摆弄着手机,突然感到双肩上的一股压力,两条白净的胳膊便轻轻环住了他的脖子。


叶修瞬间知晓了来者,用特有的烟嗓问,“怎么,那帮学生可算安静下来了?”


苏沐秋的下巴顶在叶修肩上,叹了口气,“别装傻,你自己听听不就知道是什么个情况了吗。”


叶修当然也清楚,教官一走就又开始翁嗡嗡说话的情况也是见惯了。唉,还是初二的听话。


叶修也跟着叹息了一句,就开始爆发不满,“喂,快拿开你的尖下巴,哥的肩膀都要麻了。”


只听身后的人一声轻笑,“我不。”


叶修无奈,撇撇嘴,便报复性地开始在苏沐秋怀中挣扎。


然而,毫无作用。


倏地,叶修仿佛被定格了一般一动不动,身为罪魁祸首的苏沐秋将自己的侧脸贴上了叶修的侧脸。


苏沐秋感到自己的脸颊在慢慢升温——当然不是他自己的。苏沐秋轻笑,开始下一轮攻势。


他的脸贴着叶修缓缓调整着位置,直到苏沐秋的唇可以触到叶修禁闭的唇角,苏沐秋不假思索地吻了上去,离开前还轻轻嘬了一下,发出细微的声响。


但这细微的声响在叶修脑中无限放大,叶修愣在苏沐秋怀里,他只觉得思维在一瞬间被完全吞噬,一向精明的头脑也在霎时间短路,缓了好久好久才猛地把他推开。


苏沐秋也不恼,看着那背对着自己的人的耳根有点泛红,心情有点愉悦地去治理那帮孩子们了。


叶修一手捂着半边脸识图缓解脸上的炽热,另一只手控制着手机在屏幕上来回毫无意义地滑动。


坐在旁边的几位学生目睹了事件的全过程并表示我什么也没看见。


—————————————————————


确定学生们都回到了宿舍后,叶修习惯性地和苏沐秋躺在一个离基地不远的山坡上。


这是他们二人放松时常来的地方,长久的无言却没有任何尴尬感,反而会让看到这景象的人想要保留这份宁静——两个少年背靠背坐着,一个叼着烟,另一个似乎毫不嫌弃,也没有因教官的身份去制止对方,只是看着夏日的明月。


“阿修。”苏沐秋突然开口。


“嗯?”叶修应了一声。


“你说啊,别人都对着流星许愿,我对月亮许愿能不能成真啊。”苏沐秋看着无一丝遮拦的天空中悬着的一轮弯月。


“……谁知道呢,你要是信就许愿呗。”叶修突然回想起那次看电影时的事,脸颊又泛起微红,他很庆幸此时他们看不见彼此的脸,掩饰着自己的慌乱随便答了句。


接着叶修就听苏沐秋轻笑一声,他接下来的话,叶修觉得那一刻全世界只有他们二人。


“我许愿,那个天天把麻烦事往我身上推、无论在哪都悄悄抽烟、却认真工作、生气时还有点可爱的那个傻瓜他啊……”


“会喜欢我。”


—————————————————————


又是一年夏天。


苏沐秋去接新来的学生。


—————————————————————


2025  秋


叶修如往常一样坐在那个山坡上,感受着夜晚微凉的空气。


“沐秋啊,生日快乐。”


“原来对月亮许愿真的很灵啊。”


叶修的身边没有人。